腾讯分分彩 > 区块链 >

国家队”纷纷进场!对于区块链政府态度发生了哪些转变?

2018-09-12 14:38

  3月26日,中钞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杭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简称“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发布了中钞络谱区块链登记开放平台(简称“中钞络谱”)。据媒体报道,这是国内首个由“国家队”打造并发布的区块链平台。

  作为发布方,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的“国家背景”是,其隶属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核心企业之一的中钞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是央行体系内最早研究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团队。

  对于这个新发布的区块链平台——中钞络谱,其通过联合各合作方对数字身份、可信数据、数字凭证进行可信登记,向调用这些信息的第三方提供存在性、完整性、身份、时间戳、数据关系和凭证登记等信息。这些信息具备可验证、可审计、可追溯、不可篡改等特性。

  据了解,中钞络谱可以在众多合作场景中取得广泛应用,如政府监管部门、司法鉴定中心、公益组织、企事业单位等。例如, 在司法领域的破产管理过程中,使用区块链技术,可以提高司法效率。

  除了央行系“国家队”,工信部对于区块链的重视程度也有目共睹。今年三月中旬,工信部宣布开始筹建全国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简称“区块链标委会”)。

  公告显示,“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已经成立了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的技术委员会 TC 307,开展基础、身份认证、智能合约等重点方向的标准化工作。我国以参与国(P 成员)身份参加相关标准化活动,为了尽快推动形成完备的区块链标准体系,做好与ISO/TC 307 技术对口工作,工信部将指导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筹建区块链标委会。”

  “区块链热”在“地方队”也同样燃得火烈。今年2月有消息传出,雄安新区已上线国内首个区块链租房应用平台,并已运营一月有余。该项目由政府主导,挂牌房源信息、房东房客的身份信息、房屋租赁合同信息将得到多方验证,不得篡改。此外,中国建设银行、链家、蚂蚁金服等机构参与了这一租房模式的建设。

  近期,经江苏省政府相关部门批准设立的高新技术研究机构——华信区块链研究院宣布加入了由Linux基金会和IBM共同推动的HyperLedger(超级账本)区块链联盟,此后不久,该研究院又加入了企业以太坊联盟(EEA)。

  据了解,江苏华信区块链产业研究院成立于2016年,是开展区块链研发与应用和高端人才培养的实体组织,也是江苏省深入实施转型升级工程的重要举措。该院区块链解决方案架构师闫洪坤表示,华信区块链研究院对十多个领域进行了产品布局,其中包括银行、保险、基金,包括和民生相关的,例如大数据、智慧交通、电力、医疗。还有一些属于技术边缘型、交叉型的,例如云计算、物联网,这些方面研究院都会投入。

  2017 年,区块链及相关行业加速发展,全球正在跑步进入“区块链经济时代”。但在国家层面,对发展区块链的态度显得谨慎许多。

  虽然一路走来备受争议,但区块链应用于金融投资领域的乱象,并不能掩盖其在技术上的优越性,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区块链技术,包括俄罗斯、韩国和德国等国家纷纷将区块链作为国家级战略。

  2016年12月,区块链被写入《“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其中提到,要加强区块链等新技术基础研发和前沿布局,构筑新赛场先发主导优势。

  2017年2月3日,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就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

  2017年5月16日,工信部发布了国内首个《区块链参考架构》,确立了区块链的基础性标准。《区块链参考架构》标准内容分为八个部分,包括范围、术语和缩略语、概述、参考架构、用户视图、功能视图、用户视图和功能视图的关系、附录。

  2017年9月4日,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7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给ICO做出了定性: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同时宣布了取缔的决定。

  消息一出,整个虚拟货币市场阴云密布,各种数字货币价格也纷纷跳水。对于数字货币发行所依托的区块链技术,尽管这项政策未作出表态,但业内或多或少陷入由于政策不明朗所带来观望情绪中。

  时隔半年,画风略变。今年2月26日,《人民日报》经济版整版刊发了区块链署名评论文章——《三问区块链》、《抓住区块链这个机遇》及《做数字经济领跑者》。

  从3篇文章的递进关系和传播内容来看,第一篇文章是在做区块链知识的普及,第二篇是在表达“抓住区块链机遇”的观点,第三篇明确了发展区块链的目标。

  《做数字经济领跑者》一文表示,“在数字经济领域,中国正从跟跑者、并跑者逐渐变成领跑者。”文章还表示,“我国有条件有实力担当数字经济的领跑者。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需要制定富有远见的发展计划,并且脚踏实地一步步完成。”

  这从侧面反映出,国家已经对区块链技术有过深入的研究,并达成了“共识”,即把区块链技术定为了“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战略机遇”。

  随着国家对区块链技术重视程度的提高,加上区块链能够优化业务流程、改善协同效率以及降低运营成本等优点,区块链技术在未来商业场景中普及,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不过,湖畔大学教育长、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近期表示,“尽管当前政府对于区块链已有很到位的理解,但监管政策的出台需要一个复杂的过程,短期内可能不会得到明确。行业需调整对监管政策到位的预期,并严格自律,同时主动加强与监管部门的沟通。”

  科技的发展创造了区块链,也会为其带来不确定性。未来,非对称加密算法具有破解的可能性,可能影响到区块链的安全性。而区块链技术稳定发展的前提是有效的监管机制以及标准体系的建设。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曾表示,区块链的挑战也会体现在隐私保护、升级修复机制和引发系统性风险上。

  由于区块链涉及包括金融在内的多个行业,政府参与到区块链的监管中是必不可少的,但传统的监管体系对于区块链来说并不适用。

  就目前而言,沙盒监管、穿透式监管,用技术监管技术、用区块链监管区块链是监管者找到的应对措施。

  近日,亚利桑那州成为美国推行沙盒监管的第一州,沙盒监管指导州内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产业的发展。

  “沙盒监管”顾名思义是让被监管对象在沙盒之内进行创新。它的好处在于,企业在规定的环境中进行小规模创新,这使得可以在创新的同时将风险减到最小。

  区块链技术日新月异,以后的区块链和现在的区块链不一样,且不同应用需要不同沙盒技术,所以用技术监管技术的需求会愈加迫切。

  《人民日报》刊发的《抓住区块链这个机遇》这篇文章提出了区块链监管途径: “监管之道在于通过区块链技术本身实现对技术的监管。”

  上述文章进一步指出,因为区块链技术最终必然演化为“监管融入技术”的模式,区块链的难以篡改、共享账本、分布式的特性,更易于监管接入,获得更加全面实时的监管数据。让监管机构本身也参与到技术中去,通过技术本身实现对技术的监管,将最终化解区块链与监管的冲突。

  不过,想要在监管体系中接入区块链技术,监管体系必须改变当前监管模式。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技术对监管的倒逼,也是国家在确定区块链的战略地位之后,面临的又一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