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区块链 >

GBC区块链之生死骗局

2018-09-09 05:20

  “前一秒还在打款,后一秒系统崩盘,现在想想真TM想死的心都有了”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王涛一人。说起来,都是GBC凑起的“缘分”。

  今年5月-7月间,GBC作为一家虚拟的网络交易平台,在线下以疑似传销的非法形式收拢吸引了众多参投者。大量投入之后,于7月23日晚“爆雷”,系统崩盘导致众多参投者血本无归。

  从7月23日当晚到今天,在这艰难与漫长的十天里,年轻的双胞胎妈妈留下遗书,重病缠身的老太太心如死灰,朝气蓬勃的毕业生垂头丧气,期盼宝宝成长的妈妈们忧心忡忡……

  GBC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金融投资公司?新时代商业报道(ID:shangyebd)在查访的过程中,并没有找到关于GBC的准确的基本信息以及官方的解释。

  从受骗者的口中,大致可以还原为:GBC,是Gain Blockchain Coin的缩写,可尬译为“增值区块链币”。这是一家声称要帮助电商人实现财富梦想、带来人生奇迹的“区块链虚拟币交易”平台。对外宣称,总部是位于英国格拉斯哥市的GPG集团,服务区域超过20多个国家。

  王涛表示刚开始接触GBC时,是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大量的GBC宣传信息,宣传图片大气正规,且朋友圈里大量流传,声称GBC高利润高回报,且有真实案例补充说明。后来王涛半信半疑,在网上搜集多种资料,并没有负面GBC的负面消息。

  多方考察之后,王涛决定投钱进去。小花妈妈与王涛的进入渠道相似。这也印证了GBC的推广一直是以微商朋友圈为主,专门吸引一些没有工作的孕妈妈与微商以及微商边缘人员。

  从4月份开始,林双就发现朋友圈不断出现GBC的广告。不少人截图发布自己的收益,截图上面显示,投4万块,一个月就能赚到2万,月入十万轻松不是梦。

  王涛花两百块钱买了个激活码,在GBC APP上注册起步。他说GBC的玩法很简单,现在想想漏洞百出。

  GBC的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需要人不断购买“GBC币”。首先,需要凭借邀请你的人给的注册码在GBC平台的App进行注册,注册时需要200元注册费,由上线的“老大”收钱给码。然后先购入至少2000元的“财富币”。购买理财后,才能进一步购买GBC币,GBC币2000元一个。不过在这期间,需要有一个与上一任投钱的“投资人”对接的“匹配期”。因为操作里,每一个人购买的GBC币,都是上一任购买者卖出来的。

  在匹配期匹配上之后,就可以静待收益了。整个GBC币购买过程,分静态收益与动态收益。静态收益,4天为一轮投资周期,一轮的利息为10%,一轮过后可复投,年化复利超10000%。动态部分,则是拉人头的提成费用,直接拉到一个人加入投资,可获得投资额的6%提成;拉进来的人如果也带人来投资,则你也可以收到5%的提成,以此类推,到了第七轮的人头,你还可以收到0.7%的提成。

  以此来推算,利润率十分可观,静态收益,投入两千块钱,十天可以赚两百;而动态收益,则根据拉来的人数,获得动态奖金,人数越多,收益率越高。

  GBC的营销模式具有强烈的传销色彩,但巨额的高利润让众多无业在家的人以及中低产阶级两眼发光,所以他们会不断地在拉朋友和陌生人进入。

  林双就是被朋友拉来的,她的朋友也是受骗者。每个人加入GBC之后,都有一个上线,他们称之为“老大”,并被拉入一个上百人的明文禁止私下结交互相认识的微信朋友群,有群主自称客服,经常发布一些有效信息与公司,当然,更多的是打鸡血。

  最让受骗者不能接受的是,在23日崩盘之前的几个小时里,系统时不时出现故障,他们所谓的“群主”以各种理由,譬如“公司要上市、资金信息平移、系统维修甚至打出了泰国旅游会议”等等广告,为投资者加油打气,最后一轮疯狂残忍的收割就是在这样的人心惶惶但又千钧一发的时刻进行的。

  “前一秒还在打款,后一秒系统崩盘,现在想想真TM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止王涛一人,很多人因为担心被封号,最后的时刻还是咬着牙打了款。

  “此前有的人接到了内部消息及时撤资,有的人不知情,想着不能功亏一篑”林双说,“一个身份可以注册三个账号,账号的活跃度以及激励机制让我们不得不投钱进去。每当匹配有延迟时,就需要再投入钱去买币,否则担心本金会被吞掉,所以我在23号那天又投了2万块钱”。

  我是一名在家带孩子的宝妈,5月22日,通过朋友圈了解了GBC网络平台,后加入其中。群里每天都是满满的正能量,各种公司背景,各种真实截图!以至于我们都特别相信这个平台能让大家赚钱!7月22号,匹配有延迟,而需要打款的已经到时间了。但是群里依然满满的正能量,鼓励大家借钱打款!在自己的收款还没完全收回来的情况下,我又借钱投进去一些,因为害怕不投会被封号,本金也会打水漂!就在满心期待下,23号晚上突然,平台关了,我们所有的钱被套在里面!损失五万多,这对于一个带宝宝的无业妈妈来说,真的受不了这个打击!这段时间,我每天吃不下,睡不着!心情沉重的无法呼吸!!!这个平台打着区块链的幌子,实施惨绝人寰!希望正义的媒体曝光这个网络诈骗团伙,不能让那帮骗子逍遥法外,让更多人警醒!

  我是一名带孩子宝妈,宝宝两岁还不到。我2018年6-12号通过朋友圈了解到GBC平台,高投资‼高回报‼朋友圈各种晒:晒模式、 晒如何赚钱、平台如何稳定等,然后通过链接下载了GBC。因为想改变自己的现状,然后就各种在网上查,也没查出啥不好的,所以就在7-1号当天注册了两个号。 目前损失7万左右。当经历一轮以后确实相信了这个平台, 因线号左右, 平台出现频繁维护,7月23号匹配提前了‼然后我的钱要在24号上午才能到,然后群里还在催“赶紧打款”,不然怕封号,本金也会没有 然后我又去借钱打款2万,以至于我23号晚上九点还在打款。刚打完款得知平台关闭,那一刻就想去死 !

  孕妈妈之所以成为主要的受害人群,一方面是GBC抓住了孕妈妈赋闲在家渴望创造价值的心理,另一方面是因为GBC本身的运营团队及性质。

  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微商品牌“奕骄”无法继续经营,整个代理团队面临解散的结局。在新旧更替中,微商代理们学到了一套快速转化用户购买的方法——让底层的人把有购买意向的人都拉入微信群中,再由群里转化能力最强的人来负责讲公开课转化。转化购买以后,再由这些人带新的人头进来拿提成。不停地重复这些步骤,他们的品牌开始滚雪球般聚集了数万的用户群体。

  然而到了2018年4月,微商品牌无以为继,河南郑州的曾经在奕骄作城市代理的周娟开始转向所谓的“区块链”,并把上述“微商”推广模式嫁接到所谓的“区块链”上,她不知疲倦地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微商代理者“我们应该换一下活法,接纳一些最新的最前沿的东西。”

  GBC宣称金钱本身的流通就富含价值,让所有投资者理所当然的认为“投入资金”的行为促使资金在市面上流转,拉动了经济社会经济发展。这种付出是非常值得鼓励的,是国家层面上支持的东西。而GBC也对外宣称自己所有的商业模式与发展都是受到官方的支持与鼓励的。

  王涛向新时代商业报道(ID:shangyebd)爆料,“我们所有的受害者发现最后的资金流向了私人账户,比如周娟和童紧,当然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名字的。他们不同程度地抽水,获得暴利”。

  更让林双们愤怒的是23日竟然有相关的“跑路分赃”聊天记录流出,无耻的诈骗团队热闹商议如何自保、如何规避风险。

  截至目前,虽然有少数“老大”主动带头追求上线,甚至主动自首,上交赃款,但大部分“老大”以及公司高层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时至今日,数万孕妈妈们在孤独与懊悔中度过了十天。当然,还有一些生活在困顿边缘的人们,我们暂且称他们为社会的中低阶级,他们因为一时之“糊涂”,导致家庭受到经济重创,导致自己的生活陷入窘迫。

  一位年过半百常年疾病缠身的老阿姨,哭着说“我只是想赚点钱,减轻一下家人的负担。没想到又添麻烦”。

  他们在自我怀疑与自我愧疚中挣扎着,GBC给予他们的光芒终究指引他们走向了黑暗,他们在期待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