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区块链 >

区块链十年中国区块链创业者的心路故事

2018-08-16 00:54

  在提交辞呈之前,张兰已经和王溯、楼怡等合伙人拉起了一支创业团队。而他们奋斗的目标,则是游戏行业的前沿产品——区块链游戏。

  2017年末,以太坊平台电子宠物游戏CryptoKitties的火爆,让这些游戏从业者们,看到了新的机会。她们拉来了自己的同事,以及打桌游结识的游戏行业同行,共同组建了一支专注于区块链游戏的团队。

  尽管没有融资,所有团队成员全部自带干粮、自费创业。张兰和她的创业团队们,依然在区块链游戏这个新兴的市场上大展拳脚。团队开发的魔性小游戏《以太鲲》,曾经一度杀入DappRadar前三名。

  以太鲲只是起点,他们一直在思考区块链游戏的未来——用区块链是为了让游戏更有乐趣,用大众化的方式反推区块链落地,而不是击鼓传花、割韭菜。

  在今年夏天的迅雷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上,张兰的团队定名“绿洲小分队”。电影《头号玩家》中的虚拟世界“绿洲”,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我认为,我们的项目是对区块链游戏的一次新探索。与市面上卖资产的区块链游戏相比,我们的游戏不仅有可玩性、资产性,更具有创新性。”张兰说。

  游戏行业,也许是最适合与区块链结合的行业之一。不过也有人在探索其他可能性,明镜台创业团队的合伙人陆伟峰和几位70后老兵,选择将自己的创业方向,聚焦在To B领域。

  他们的产品,是一个区块链云服务平台,可以为中小型生产企业提供记账、合约、商品权益通证化等服务。借助这一平台,所有中间代理渠道,可以只流转商品的通证,而非实物。

  目前,明镜台的产品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将于本月内上线封测版本,已经有两家食品品牌等待签约,另有六七家意向客户正在洽谈。

  当越来越多的创业者选择凭空制造痛点,开发出空中楼阁的“区块链+”时,总会有真正脚踏实地的创业者们,在思考传统行业“+区块链”的可能。

  当区块链的浪潮袭来,抓住机会的不止有创业者。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旧势力”们也开始纷纷拥抱区块链。

  互联网医疗平台产品经理王成祥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当年在公司内部成立的区块链兴趣小组,会在如今,承担起公司区块链项目的开发重任。

  “决定成立区块链兴趣小组时,我们计划每天晚上用一两个小时时间分享区块链知识。”王成祥回忆,“结果,持续一个月时间,大家都经常超时讨论到11点以后。”

  今年3月,王成祥将兴趣小组对区块链的想法与创业设想,整理成了一份详尽的技术文档,并提交给了公司的技术总监。

  很快,这支兴趣小组的意见得到了公司的肯定。在鼓励内部创业的氛围下,王成祥带领的兴趣小组,成为了块链项目的核心。

  在团队眼中,医疗行业的资质认证与版权保护,无疑是整个行业的痛点所在:医生每年需要在不同平台做重复性的认证工作,医疗作品的版权追溯,也难以通过传统互联网产品实现。

  但在区块链时代,这两大问题都能借助区块链轻松实现。医生认证资料一旦被一家机构认定并上链,其它链上节点都可认证。而医疗作品的版权信息,也可以借助区块链标记时间戳,并供事后查证。

  2018年年初,正是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备受争议的时间点。在项目的方案提上去后,公司的董事直接在会议上表示反对。

  董事们将区块链简单等同为了数字货币。彼时,关于传销币、空气币的负面报道常现报端,董事们自然了解其中的风险。

  但是,当王成祥的团队获得了迅雷全球区块链大赛的十强,并将他们的产品模拟场景演示出来之后,公司董事们开始转变自己的想法。区块链的信任传递功能,打动了他们。

  今年年初,杭州市将区块链写入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而坐落于杭州的浙江大学,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中国高校探索区块链的急先锋。

  事实上,早在2015年,浙江大学就已经开始了区块链领域的科学研究工作。从事智能计算技术与计算机系统结构的浙大InCAS实验室,也是从那时起,开始探索区块链这项前沿科技。

  2018年,InCAS派出ChainCode Designer团队,参加了迅雷组织的区块链应用大赛。这一团队凭借独创的图形化智能合约生成编辑工具,斩获了大赛冠军。

  在区块链世界,智能合约已经成为了几乎所有应用的载体。引爆智能合约概念的以太坊,被外界誉为“世界计算机”。其上运行着的无数智能合约,就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Apps一样,成为了区块链与现实世界沟通互动的桥梁。

  ChainCode Designer团队开发的图形化智能合约生成编辑工具,可以让用户以拖拽、拼接等直观可视化方式,拼合基础组建,并生成所需的智能合约。同时,这套工具提供漏洞检测功能,可在智能合约生成时自动检测合约的安全性。

  “冠军只是一个开始,在解决一些技术难点后,我们也很期待Designer项目能够产业化。”ChainCode Designer团队带头人、浙江大学博士王备说道。

  自比特币白皮书发布至今,区块链技术已走过十年时光。十年来,区块链已经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走出,并努力变革无数行业。

  尽管争议与质疑仍然不断,但越来越多的人坚信,区块链必将成为未来商业社会的基石之一。像互联网一样,区块链也有希望重写行业规则。

  在区块链时代,主链,就像操作系统一样,成为了所有应用开发者必须面对的抉择。没有主链,便不能在其之上架构应用。这也是为什么,面对镜头,开发者都毫不掩饰自己对高性能主链期待。

  然而,如今市面上可供选择的主链,并不算多。比特币区块链为数字货币打造,性能较低,且不支持智能合约开发。目前主流的以太坊等新一代区块链平台,支持智能合约,但性能仍然十分有限,TPS(每秒吞吐量)大多在20~1000量级。

  2018年年中,区块链开发者陈丰、陆伟峰、王成祥们,在迅雷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上相遇。而他们共同看好的主链,则是迅雷链,由专注分布式技术的迅雷推出的主链。

  “我们认为区块链要想落地,必须先解决性能问题。所以迅雷链最核心的价值,是它第一个突破了百万TPS的瓶颈。”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说。

  迅雷链以其独创的同构多链框架,通过将交易信息上分散在多条架构相同的区块链上,实现了每秒超百万次上链操作。

  在性能之外,主链的开发门槛是否简单、周边配套是否齐全,也是如今的区块链开发者们,对区块链主链最为关心的指标。

  为此,迅雷选择将迅雷链兼容以太坊智能合约,以适应目前全球使用人数最多的区块链智能合约开发标准。为了让开发者们能够更好地调取文件资源,迅雷还专为区块链打造了名为TCFS的分布式文件系统。

  迅雷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参赛团队——绿洲小分队的队长张兰事后回忆,迅雷对于区块链的坚定转型,给了绿洲小分队成员们全职创业的勇气。

  “我们本来可以在更高性能的环境下开发游戏,但是,如今我们依然选择了区块链。我们相信,区块链一定是未来。”张兰说。

  “区块链如果从底层做起,技术门槛很高。但是,现在我们有很多像迅雷链这样的平台可以选择,为开发者降低了很多开发门槛。” 迅雷区块链应用大赛认证链团队樊羿宏说。

  “迅雷链的节点应该是最多的。它的节点附加在玩客云硬件上,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功能。” 绿松石溯源链联盟队狄鸿杰说。

  从互联网时代的P2P下载到区块链时代的平台服务商,迅雷借助迅雷链及一系列平台工具,实现了自己的转型。与此同时,迅雷也尝试为中国的区块链事业添砖加瓦。

  “我们觉得,每一个踏踏实实做区块链的区块链人,都不能被辜负。”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