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掘金网络 >

百度入局区块链版权靠谱吗?

2018-09-12 14:36

  因侵犯东方IC图片版权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赔21万后,百度在昨日(7月18日)正式上线了一个名为“图腾”的原创图片服务平台。

  根据介绍,图腾由百度搜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研发,其主要作用是——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一个覆盖图片生产、权属存证、图片分发、交易变现、侵权监测、维权服务的全链路版权服务平台。

  几天前还和东方IC掀起骂战,称对方“勒索”的侵权者百度,如今摇身一变成为手拿区块链盾牌的图片版权捍卫者,百度的变化之快令人惊讶。不可否认的是,百度与东方IC的版权之争,触动了百度,也触动了整个版权保护行业敏感的神经。

  因为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智能合约等特性,区块链这一技术在版权行业的应用一直被寄以厚望。区块链真相(ID:chaintruth)统计发现,掘金区块链+版权领域的公司远超10家,其中既有纸贵科技、原本等区块链创业公司,也有安妮股份、迅雷等上市公司和传统互联网企业。

  东方IC在接受“刺猬公社”采访时称,彼时其在维权中陆续发现手机百度产品内、hao123网站资讯频道上存在着大量未经许可转载使用来自东方IC的图片。2017年7月初,东方IC就百度号内容的图片侵权问题开始给百度发邮件反映。

  法院判令,百度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214423元,单张被侵权图片获赔金额在2000元-5000元之间不等。

  百度在声明中称,东方IC没有通过正规投诉途径反映诉求,而是通过法律诉讼谋求高额赔偿,这种方式是“图片版权机构的‘勒索’商业模式”,百度对此类行为表示坚决反对,并对此案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7月14日,东方IC也发出声明,称“侵权却毫不反思的百度不值得尊敬”,认为百度无视常识,文章蛮横,并表态将持续向百度发起维权诉讼。

  之前,较为知名的“大头儿子”著作权之争也曾引发热议。某公司销售由大头儿子公司擅自授权的“大头儿子”形象玩偶,被央视动画公司诉讼至法庭,一审大头儿子公司被判赔28万元。而大头儿子公司不服又启动二审。由于涉及演绎作品,需要确认权属等问题,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

  据介绍,百度图腾的版权存证系统可以为内容作品提供具有明确时间标记的“存在性证明”。这可以理解为,其为解决内容版权的权属问题提供了一个存在的证明。

  除此之外,区块链技术还被应用在了百度图腾的一站式在线维权系统中,该系统会在发现侵权行为后,对该侵权行为进行在线取证并记录至区块链中。

  而在版权检测环节,则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来实现在线检测,据称“万张图片最快2小时即可产出版权检测报告”。

  2015年便成立的原本,便是一家将区块链应用于内容版权领域的区块链创业公司。其通过把每篇原创内容所包含的所有信息哈希(Hash)成一个字符串,将字符串的缩写形成全网唯一的数字指纹(原本DNA)。经过原本DNA认证过的作品,将拥有“认证所有权”,即可保证镌刻于作品底部的原本DNA与此作品相互验证,共属一体。

  但是,这一技术本身不能证明该作品的原创性。换句话说,用户在平台发布的抄袭内容也会得到专属的原本DNA,被不可篡改地记录下来。

  此后,基于区块链的出版和版权保护平台亿书、区块链版权存证平台纸贵科技等区块链+版权的创业平台纷纷出现;另一方面,安妮股份旗下的版权家,在2017年推出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版权服务;今年4月,迅雷也传出将利用区块技术进军版权保护领域,目前已完成版权认证的公链研发,下一步计划建立版权交易平台。

  区块链数字存证的逻辑在于:通过时间戳和区块链技术将数字版权产生、流转信息写入区块链。由于区块链具有不可篡改等技术特点,链上出具的数字存证及服务的可信度高。

  被区块链版权创业者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是今年6月2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一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进行了公开宣判。其独特之处在于,案例中认定被告侵权行为属实的有力证据之一来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数据。

  500金研究院院长肖磊告诉区块链真相(ID:chaintruth),区块链+版权更多的是记录信息的功能,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作为一个证据,“理想化的应该是这些区块链版权系统与版权局的系统打通,使区块链版权的数据能与版权局对接。但这种打通目前看并不容易实现。”

  而在这起区块链技术的电子存证判例中,被采信的电子版权存证经过严密质证,提供自动抓取服务的第三方存证平台也需要经过考察,并不仅靠着“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技术特点而免去求证环节。

  在肖磊看来,版权本身就是国家制度的安排,需要有第三方机构的参与,“就算你能证明版权属于你的,那也需要第三方机构的裁决。”由此看来,区块链在版权领域的最大作用是提供了一个难以篡改的证据,“这种技术为第三方机构判定版权时减轻了很多负担,但会威胁那些为版权服务的中介机构。”

  但这并不会否认区块链技术在版权领域的应用潜力。四川省广播电视科研所朱静宁对区块链真相(ID : chaintruth)说,由于版权认证有现行的国家标准,如何确权并不完全由区块链决定,但区块链技术在版权交易领域的潜力却很大。

  他表示,区块链技术对授权链条的保护,可以让版权合法合理地被使用,“出版物发行渠道链条很长,存在授权登记多、相互授权等复杂权属情况,如果用区块链这种可信赖的机制来解决运营,实质上也是产权的保护,但不是对内容本身的保护,而是对授权链的保护。”

  区块链创业者维安(化名)称,目前行业内大多数区块链版权产品没有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依靠版权注册费用、收取交易佣金的方式比较常见。但这些方式使得项目自身造血能力较为脆弱。

  在肖磊看来,这又回到了传统互联网企业竞争中的打法。如果大家都把数据上链,那么最先布局的系统沉积的上链信息就多,就会吸引更多用户。“其实大家希望做版权区块链,还不仅是版权的问题,主要是为了获取流量、内容,把用户吸引到这条链上,让这条链更丰富。”肖磊说。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一家区块链版权平台提前做好布局,未来就可以靠垄断的“链上数据”获得更大的商业价值。

  此前原本项目的联合创始人范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原本理想的目标是要建立成一个媒体联盟链,“当有足够多的B端客户(媒体)作为节点加入到原本链后,其本身的公信力会得到增强,而后续能做的事情也会变得很多。”

  数据积累发展到一定量级时,任何人或者单位如果想得到联盟链上成员的数据进行分析,即可将需求在联盟链中提交,链上其他节点可向其反馈所需请求的结果,以此便实现数据使用权和所有权之间的分离。

  如此看来,号称具有颠覆意义、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在版权领域的实际应用中,似乎又回到了流量和数据积累的老路上。

  那么,随着大玩家百度的入场,BAT在互联网时代对创业公司的踩踏故事,是否又将在区块链领域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