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百姓声音 >

倾听在义非洲商人的声音

2018-09-08 00:45

  2000年10月,在中非双方的共同倡议下,中非合作论坛北京2000年部长级会议在北京召开,中非合作论坛正式成立。今天,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将在万众瞩目中拉开帷幕。18年来,中非合作论坛从呱呱坠地的婴儿成长为翩翩少年,为中非两块历史文化厚重的大地注入了新的活力,开启了合作新纪元。

  在义乌,活跃着一群非洲商人,十几载光阴,他们从一介匆匆过客转变为中非贸易不可替代的参与者。他们的奋斗历程,浓缩了中非合作的历史,他们让我们直观地感受到义乌与非洲之间的距离正变得越来越近。在新一届中非合作论坛召开之际,让我们来倾听这些见证者的声音。

  苏拉,塞内加尔人,在义乌非洲外商圈中,小有名气。在义乌经商15年,他是在义外商,也是义乌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外籍调解员。2017年,苏拉还被塞内加尔和冈比亚两个国家聘为总统特别顾问。

  “How a Foreigner Became a Local After 15 Years。”这是昨天苏拉在微信朋友圈分享的一篇文章。发布这条朋友圈时,他人已在北京。这次,他将以总统特别顾问的身份参加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这几日,他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看待中非合作?”在如此宏大的命题前,苏拉不急于回答,而是将个人经历缓缓道来。

  2001年,苏拉放弃了在国内安逸度日的机会,来到广州。他从广州采购服装等商品回国售卖。两年后,他和不少非洲外商一样,从广州转战义乌。当时,他是第一批来义乌闯荡的塞内加尔人。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在这里,苏拉看到了商机。那时,他在塞内加尔经营着一家贸易公司,为了方便采购商品、了解行情,他和哥哥每人轮流在义乌待半个月左右。之后,随着采购量加大,两人轮换间隔变为一两个月一次。

  2007年,苏拉请了一名员工,在义乌开设了义乌市科瑞丝通贸易有限公司。当年底,员工人数增加至五名,但有时客户依然接待不过来。

  “非洲市场很大,对物美价廉的中国小商品需求很强烈。”苏拉说,他正是踩准了中非经贸快速发展期的节奏鼓点,生意一年比一年好。到2014年,苏拉公司的员工已经增至21人。短短四年间,他公司的规模又扩大了一倍。今年,其公司员工数量上升至40人。

  在义乌经商的15年间,苏拉的个人事业突飞猛进。如今,他在义乌以及塞内加尔两家公司的年均交易额破亿元。

  “义乌给了我们外商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苏拉说,近几年,中非领导人之间的互动频繁,他希望,非洲也能成为中国商人和企业拓展海外市场的好平台。

  今年7月21日,国家主席习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同该国总统萨勒举行会谈时指出:“中非长期友好,命运休戚与共。双方是发展道路上的真诚伙伴,是国际事务中的天然同盟军。中国的发展将给非洲带来更多机遇,非洲的发展也将为中国发展增添动力。”

  对此,苏拉深以为然。作为总统特别顾问,他明白其国家领导人对中非合作的迫切愿望。“以往非洲国家大多接受来自中国对于基建等方面的援助,但新形势下,非洲更需要中国发展的模式,需要中国企业的技术。”苏拉说,诚如两国领导人所言,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去塞内加尔,去非洲开拓市场,用他们的技术、商品助推当地经济的发展。

  苏拉也乐于做中非贸易的桥梁。多年来,在他的带动下,有越多越多的塞内加尔商人来到义乌,将这里的小商品远销至非洲多国,让更多人从义乌认识中国。与此同时,他也在不遗余力地宣传自己的国家,向中国商人以及企业介绍非洲的优势。

  截至目前,已经有数位义乌商人赴塞内加尔投资兴业。“他们现在主要在达喀尔,这是塞内加尔最大的城市。其中有两人准备在那修建水管厂、铝合金厂,还有人准备在那开店销售从国内带来的商品。”苏拉说。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结束后,苏拉还要飞往杭州参加中非民营经济合作高峰论坛。这是这次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一项重要配套活动。谈及中非经贸合作,他信心满满。

  “每当回义乌,车子一下高速,我就特别兴奋,因为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希望对在非洲投资的中国商人来说,他们也会有这种切身体会。”苏拉说。 (记者 方静)

  8月30日上午,国家主席习在人民大会堂欢迎来华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第一位客人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当天下午,正在科特迪瓦的希拉看到当地媒体正在报道此事。

  希拉,马里人,同时也是科特迪瓦人,原是一名普通非洲商人。去年《战狼2》电影火爆荧屏,希拉的女儿迪安娜在片中饰演非洲小姑娘Pasha一炮而红。从那以后,希拉的名字就变成了“Pasha爸爸”。“其实我也在电影里饰演了一名非洲国家的总统,你们没发现吗?”希拉笑称。

  这次,原本他也收到了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邀请函,无奈脱不开身,只能在科特迪瓦关注本次会议。至今,中非合作论坛已走过18个春秋,也是希拉在中国经商的第18个年头,就像此前他在热播纪录片《我从非洲来》里所言:这么多年来,他能看到这里的前景,而变化总是在发生。

  “我们对中国的最初印象都是通过一些电视剧、电影。那时候,很多非洲人认为中国商品价格便宜,但是质量不一定好。2001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第一次感到这不是我印象中的中国。”希拉说,那时候,他看到中国充满了机遇。

  很快,他就在上海注册了上海安贸易有限公司,主要在市场上采购一些小商品,出口加纳、肯尼亚、塞内加尔、科特迪瓦、马里等十几个国家。“中国的小商品价廉物美,每一次的热销都在证明以往对中国商品的认识是错误的。”希拉说。

  由于频繁来往义乌,希拉在义乌开设了分公司。非洲市场的巨大潜力让希拉看到了希望,他将妻小也接到中国。“现在我的公司在上海和义乌,我的家在东阳,平时经常三地跑。”希拉说,18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认可义乌小商品,并从中认识中国。

  此次他去科特迪瓦并非度假,而是受朋友之邀。“现在科特迪瓦的一些政府部门想要采购一批商品,他们正在咨询我的意见。”希拉说,以前,这些部门或者说很多非洲国家,他们提及“中国制造”时,往往就认为是质量不太好的产品,所以他们采购一些重要物品时,更倾向于美国、法国等国。他们认为欧美国家的产品尽管价格较高,但是质量有保证。

  但现在,在希拉的不断证明下,他们的观念正在改变。“我一直向他们表示,中国的制造业开始追求品牌意识,正用创新、投资和诚信提升品质。中国商品不仅价格有优势,质量也完全没问题。”希拉说,这次回到中国后,他就会安排科特迪瓦的这些政府部门赴中国的考察之行。根据计划,他将会在今年12月组织他们来中国,届时将去上海、南京、湖南等省市的工厂考察。

  “义乌是个很大的商贸城市,我能看到这里的前景。这里的小商品正在征服非洲大陆,正在消融偏见,非洲也正因中国商品和技术,在飞速发展。”希拉说,这些年来,除了经贸往来,人文交流也日益频繁。

  在希拉的印象中,这两年中国到非洲取景的影视作品逐年增多。这些作品向全世界观众展现了一个全新的非洲。得益于他在《战狼2》中精湛的表演,越来越多的导演向他发出邀约。目前,他在多部作品中饰演过总统或总理。

  当被问及比起商人,是否更喜欢做演员时,希拉说:“如果没来中国,没来义乌从商,自己就没有演员这个身份了。这些年自己在变化,中国和非洲的关系也在飞速变化,有了更多瞩目之处。”

  “小时候对中国的印象,来自于哥哥的述说。直到遇见自己的丈夫,并和他一起到中国经商,才发现哥哥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甚至比他说的还要好。”以“新义乌人”自称的菲迪,来自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在她看来,生活在义乌的八年,是她过得最快乐的时光。

  马达加斯加全称马达加斯加共和国,位于印度洋西部,隔莫桑比克海峡与非洲大陆相望,是非洲第一、世界第四大岛屿。塔那那利佛是该国首都,以及行政、通讯和经济中心,也是菲迪的故乡。

  “说起和中国的渊源,离不开哥哥的影响。”菲迪说,她哥哥以前是马达加斯加政府的一名官员,对各国风土人情颇有了解。因此,她从小就喜欢缠着哥哥,让他说一些国外的奇闻趣事。随着慢慢长大,她对熊猫、长城、园林及中国传统文化越来越感兴趣,经常找哥哥询问一些和中国有关的事情,打算以后有机会到中国旅游,或是做一名外教,在中国生活一段时间。

  成年后,菲迪成了一名专业模特。随着交际圈的拓展,她从经常出国的朋友那里对中国有了更多了解。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很多朋友不约而同地告诉她,“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快,治安非常好”。这些话语进一步坚定了菲迪来中国看一看的想法。

  十年前,菲迪偶然结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徐峰。当时,徐峰在朋友的介绍下,只身前往塔那那利佛工作,并借此寻找商机。因为初到国外,人生地不熟,再加上有语言障碍,徐峰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贸易渠道。思虑再三,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在当地开了一家超市,销售来自义乌的各种日用小商品。

  “那时候在塔那那利佛做生意的中国人不多,徐峰的出现,成了自己接触中国人、认识中国的最佳渠道。”菲迪说,每过两三天,她就会去找徐峰,在翻译的帮助下磕磕碰碰地聊天,但每次都聊得非常开心。

  一来二去,两人对彼此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感情也日益深厚。在菲迪看来,徐峰吃苦耐劳、待人真诚、谦虚和善、尊重女性,拥有她想象中的中国好男人的一切优点;在徐峰眼里,菲迪热情大方、受过良好教育、明白事理,又有很多共同语言生活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

  婚后,徐峰和菲迪把家庭的重心放到了中非贸易上。菲迪说,马达加斯加的经济很不发达,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工业基础非常薄弱,从义乌市场加大日用小商品的输入,无疑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同时,马达加斯加是国际闻名的“宝石之国”,可以找到几乎所有的彩色宝石,通过义乌市场的集聚效应,有望在极具消费潜力的中国带动宝石饰品的销售。于是,一个涉足跨国双向贸易的想法,在他们夫妇心中油然而生。

  七年前,他们在义乌市场租下商铺,开始销售来自马达加斯加的各种宝石,比如玛瑙、水晶、碧玺、蓝宝石、绿宝石等,从原石、半成品,到粗加工成品、原产饰品,应有尽有。因为价格合适、诚信经营,很快就吸引到一批稳定的珠宝采购商。

  目前,菲迪和丈夫常驻义乌市场,主营各项宝石业务。他们原本在马达加斯加的小商品生意,则交给了菲迪的姐姐负责。

  菲迪说,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曾经说过,马达加斯加的地缘位置十分重要,是从太平洋、印度洋到非洲大陆的重要支点,也是中非共建“一带一路”的桥梁。马达加斯加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积极响应,去年两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的谅解备忘录,马达加斯加成为第一批与中国签署该谅解备忘录的非洲国家。

  “此次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是中非友好关系史上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盛会。对民间贸易商来说,大家期待着峰会能带来中马合作的下一个黄金时代。”菲迪说,她相信中国和马达加斯加的贸易往来会越来越频繁,两国关系会越来越紧密。为此,她愿意做一名中马“一带一路”桥梁上的引路人,促使更多的两国商人一起参与到中马之间的贸易中来。

  对义乌来说,非洲早已成为企业对外投资重点,涉及制造类、贸易类、市场经营类等项目。“以前来非洲投资的中国商人大多选择坦桑尼亚、肯尼亚等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非地区,但是现在几乎各国都有中国商人的集聚区,他们凭借踏实肯干以及敏锐的捕捉商机的能力收获了良好的效益。”希拉说。

  非洲也更受到出口商的关注。在整体外贸环境持稳的今天,非洲这块曾被誉为亿万元级规模的新兴市场已经成为很多义乌外贸企业新的业务增长点。近几年来,在义乌出口企业以及如苏拉、希拉等万千在义乌的非洲商人的推动下,义乌对非出口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

  据义乌海关数据统计,2013年经义乌海关出口非洲商品达35.3亿美元,同比增长12.2%,保持稳定增长。

  2014年,经义乌海关出口非洲商品达53.09亿美元,同比增长28%,位居欧盟、拉丁美洲、东盟、北美洲等地区之前。

  2015年,义乌出口非洲地区小商品货值达到492.1亿元,贸易额同比增长50.9%,义乌从非洲国家累计进口6.1亿元,同比增长65.3%。义乌出口非洲商品主要涉及服装、鞋帽、玩具、机电等行业,遍及埃及、阿尔及利亚、肯尼亚、南非等50多个非洲国家,出口非洲的小商品大大高于义乌出口的平均增速。

  今年前7个月,义乌对非洲出口额为347.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0%,占义乌市总体外贸出口的24%,是义乌最重要的出口市场之一。其中,埃及、阿尔及利亚是义乌前十大出口目的国。对非出口产品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比如机电产品、塑料制品、服装鞋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