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百姓声音 >

农民代表代表农民说话(最美基层干部

2018-08-28 20:32

  2014年9月26日深夜11点多,辽宁省凤城市郊的大梨树村,正下着瓢泼大雨,省人大代表赵世龄却在此时冒雨专程匆匆从抚顺一路找来,找到毛丰美的家人就说:“听说毛书记走了,我赶来送送!”

  这个噩耗惊动的不止他一个人。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第二天就驱车千里赶来参加毛丰美的追悼会,无数当地居民从凌晨起就陆续自发打着送行的条幅站在街上等待着灵车的经过,而他的灵棚里则摆满了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当地党政机关、全国各大名村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挽联与花圈。

  毛丰美是谁?在这靠近中朝边境的小山村里,为什么一个村支书的逝世竟会赢得如此哀荣?在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口中,他是一个古道热肠、坦荡无私、极富人格魅力而常常被人唤作“老毛”的好人;在当地村民的眼中,他是带着大伙儿把穷山恶水治成了花果满园、从一穷二白建出了“辽东第一村”的好干部;在全国农民的心中,他是一直在全国人代会上为农民切身利益大声疾呼的那个“最敢为农民说话”的好代表。

  毛丰美最初被人们记住是在1993年的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刚当上全国人大代表没多久的他就提出了要求降低农村电价的建议。原来老毛发现,农村的电网许多是上世纪70年代由各社队自己建设的,当时设计标准低不说,经过20多年的使用老化,电力输送中的损耗极大,以至于当时城市居民用电价只要每度0.35元,农村反而要每度电0.8—1.2元,很多农民因此舍不得用电,改用蜡烛照明。老毛在会上的一席话,让当时主管农业的国务院领导十分动容,立即责成国家农电局妥善解决农民用电问题。此后的10年里,国家逐步在农村电网改造工程上投入了3000多亿元,终于实现了今天的城乡同网同价。

  从1993年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开始,老毛历经了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20余年的履职生涯,直至病逝在本届人大的任上。每逢会期,老毛总是那个直言敢谏、深受媒体喜爱的“明星代表”,可他自己觉得这种关注意味着他必须承担起责任,他说:“要是我吵吵的事情没被媒体吵吵出去,那就真白折腾了。”

  在取消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这件事上,老毛坚持了整整8年。老毛说,城镇居民月收入超过800元才起征个人所得税,可农民只要种地打粮就得交“公粮”,折算下来农民的实际负担是很重的,“这对经济实力处于弱势地位的9亿农民来说是有失公平的”。此后的几年里,老毛每年都会向全国人大提交相关建议,向主要负责部门反映情况、开陈利害。直至2006年起国家免征全部农业税,从而结束了中国农民两千多年“交皇粮”的历史,老毛心中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

  在老毛连续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任期里,他一共领衔提出建议153件,绝大部分都直指现实中存在的“三农”问题。

  “让我非常震惊,十来万人喝了十多年这样的水,这老百姓过得也太苦了!”老毛说着就激动地拍了桌子,并指着他带来的两瓶黄黑色的污水,“这样的水今天来开会的代表谁敢喝一口?”

  这是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出现的一幕。老毛带来的两瓶水是他2007年1月参加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组织的代表视察活动时装的,当时老毛调研到辽宁铁岭市昌图县条子河,发现本该在数九寒天封冻的河面,居然因为严重污染而冻不上冰。河道两岸的村民家家备有三口大缸用来将水过滤沉淀,可用处理过的水煮出的大米是红色的,泡出的茶水是黑色的,部分村庄村民最高寿命才65岁,多年没有青年能够体检合格参军入伍。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条子河流经吉林、辽宁两省,上游吉林省四平市大量化工厂排入污水,却因为跨省的缘故迟迟无法协调治理,于是老毛便带着两瓶污水到了北京。当时,在场的国务院领导听完他的发言后说:“老毛,这两瓶水你给我,我带回去一定给你落实。”当年,政府就开始安排资金打深井,3年时间内,喝水的事解决了。

  老毛作为农民代表的名声越来越大,也深受农民群众的信任,十里八村、甚至全国各地慕名找他反映问题的人也越来越多。担任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期间,一些客货司机曾特地向他反映本溪千金沟交通岗乱设路卡、乱收费的问题。为查实情况,老毛亲自坐车来到本溪市,发现情况果真如此,便写信给了省政府、省公安厅和辽宁日报,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并迅速整改。

  代表视察、联系群众、执法检查,这些都是人大代表的法定职责,可是有些代表嫌麻烦、怕得罪人,对这些分内的活动并不上心。对于老毛来说,嗓门大、脾气直的他也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特别是在北京拍了桌子之后,就曾有人善意地提醒他那样做像是给中央和有关部门出难题。可老毛有自己的说法,他说,既然人民给了这个权力,就得用这个权力为人民说话。

  老毛从来没有把代表的身份仅仅当做是国家给予的荣誉,而是看做一份必须尽到的责任。担任全国人大代表20余年,竟然没有耽误过一次代表活动,哪怕是2014年肠癌病情加重、已经安排出国就医的情况下,他还是不顾众人的劝告,来到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会场,继续为农民的事情说真话、摆问题。对此,他一直都相信他的履职正在真正推动现实进步,就像他曾在采访中说的:“真正的领导还是愿意听点真东西。”